椒江地名“屷崦”,90%的人都可能会念错,它藏着很多故事
新闻 2020-03-24 09:19:40     椒江发布



椒江老城区南面、枫山东侧有一座小山,当地人叫屷崦,也叫屷崦山、屷崦屿山。山上有一条岭,叫屷崦岭,是出海门往南的必经之路。早些年,山岭凿开,修成大道,就是现在的屷崦路。


你知道这个地名怎么读吗?


屷崦,当地人曾读作“乃演”。读音只有一个,写法却有多种。为此,椒江民间文艺家协会的方言研究专家程和平专门跑了台州图书馆、黄岩图书馆等地,翻阅《椒江市志》、《海门镇志稿》、《椒江陈氏家谱》等书,深入了解这个地名的读法。



程和平举例,清代《椒江陈氏宗谱》最早有过记载,写作“乃堰”“乃演”。《海门镇志稿》(1936年成稿)也写作“乃堰”,如“乃堰山,与马鞍山毗连。乃堰岭,与白枫山毗连。”《椒江市志》(1998年)作“乃崦”,如“正德初(1506-1511)筑洪辅塘,北起海门乃崦,南至金清,长约25公里。”又作“乃堰”,如“乃堰岭”“乃堰港口”“乃堰岭脚”。


2009年,台州土地交易中心挂牌交易时写作“乃崦”,如“椒江乃崦路104号地块”。《椒江地名志》(1987年)则作“屷崦”。在民间文学中,“屷崦岭”则写成“奶崦岭”“奶崦殿”“奶噎岭”。




虽然“屷崦岭”在本地人这里,“屷”的读法一直统一为“nai”,但在公交车站点报站的时候,如贯通椒江主城区的108路公交车,每到椒江党校“屷崦岭”停靠站时,报站广播就会说“会烟岭站到了”,多年未改。


“他们是根据《康熙字典》来读的,‘屷’是‘会’的古字,所以就把‘屷’读作‘huì’,说‘屷崦岭’的正确读音是‘huì yān lǐng’。”程和平分析。


那么,“屷崦路”的“屷”字能否按照《康熙字典》的读音读呢?显然不行。在椒江,一说“nǎi yān lù”“nǎi yān lǐng”,老椒江人都知道指的是“屷崦路”“屷崦岭”,如果读作“huì yān lù”“huì yān lǐng”,绝大多数椒江人不知道在哪里。因为“屷”字在这里读作“nǎi”是方言的特殊读音,所以,虽然各种地方志和家谱的写法有所不同,而所用字的读音是基本一致的。



“根据‘屷崦’地名来说,从前这里很可能就是一个小山包。文人在确定地名的时候,是有了这个地名而造出了这个字。早时,‘屷崦路’写作‘乃堰路’,由于附近有座枫山,当地居民为了更加形象地描述这条路,就将‘乃堰’两字改为‘屷崦’,但仍旧延续‘乃’的读音。”程和平说,虽然它们并不属于规范的现代汉字,却带有浓重的地方特色。



而有趣的是,除了公交车站点的报名读成“huì yān lǐng”外,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个外地人。大多数也读为“nǎi yān lǐng”,记者询问原因,他们说,“反正也不知道怎么读,就读字的一半‘乃奄岭’。”


“‘屷崦岭’太文雅了,‘奶庵岭’听上去更接地气,还有一种故事性在里面。”程和平认为,民间的故事可以辅助我们理解读音,“屷”读作“奶(nai)”音,有它的合理性。


这里还有许多传说


椒江民间文学作品中写作“奶崦”,并有地名来历的相关传说。据陶棣华主编的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·浙江省台州地区椒江市故事卷》记载,很早以前,奶崦岭是荒凉的无名小山岭。有一年,岭下一户人家的媳妇因生奶毒而死,死后变成鬼,夜晚专在岭上诱惑行人吃其奶汁而毙命。后被一差役用火铳枪打死,从此不再作孽。


后来,人们把这座山岭叫做“奶崦岭”,再后来,据说鬼修炼成仙,当地百姓为保一方平安又造了一座“奶崦殿”。另一版本是差役用烟枪打死鬼,这地方开始时叫“奶烟岭”,后来才叫“奶崦岭”。亦有异文说,此鬼是被一个杀猪人用杀猪刀捅死的,死后变成了一座奶状的小山岭。甚至还有版本说,行人吃了奶汁哽噎而死,所以叫“奶噎岭”。


“地名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,它是人类活动的产物,是约定俗成的语言符号,也是地域文化的典型体现。“屷崦路”“屷崦岭”等地名的特殊读音,应当入乡随俗,读老百姓最熟悉的那个乡音。”程和平说道。



推荐阅读
椒江本周气温有点“任性”:最高25℃:up-right_arrow:,最低6℃:down-right_arrow:
浙江疫情防控应急响应调整为三级
为何对所有境外来浙人员实行集中隔离?浙江有哪些援侨、助侨措施?省防控办解答
必看|椒江清明节祭扫安排,全在这张图里了!
椒江“务工无忧”首单赔付:一对夫妻因为隔离领到2000元
第二届“椒江工匠” 候选对象名单公示,看看都有谁
这本“口袋书”让你get“新冠肺炎”防疫知识!


全媒体记者:张亚妮 

图片源自网络

小 编:陈 琦

统 筹:王 寅

责 编:蔡 茜

监 制:吴敏东

转载请注明出处 


原文链接
其他推荐
加载中···
没有更多了~
没有更多了~
举报文章问题
其他问题,我要吐槽